大安堂講台、靈修信息

標題/20101219大安堂主日證道    編號/436    公布時間/Mon Dec 20 23:26:03 2010
作者eli    作者網址http://
 

『用錯的生命』以西結書15:1-8

監察院長王建煊先生12月1日,在宜蘭大學的一場演講內容,讓他又一次挨罵,距離上次(8.23)被罵,只有相隔不到四個月的時間。王院長是一個基督徒是人盡皆知的事,他會挨罵並不是因為他講得不對,而是講得太直接,太一針見血了。如果他在宜蘭大學的那場演講,是在12月16日以後才講,很可能結果會很不一樣。他在12月1日講了什麼?12月16日又發生了什麼事呢?

王院長說「大學生翹課去打工,是賤賣人生的黃金時間,這種行為笨死了」,但他也說「真的沒錢可以辦助學貸款,除非也無法貸款,最後才選擇打工。」,他的意思是「打工是最後的選擇」。結果他話被斷章取義了,被批評為不知人間疾苦。12月16日有一個社會版的頭條新聞,警方破獲一個網路應召站,從這個應召站找到九名應召女郎中,有三位是大學生,另外六位是未成年,大學生其中之一是讀研究所的。警方調查時發現,三個大學女生家境都是小康,並沒有沒錢繳學費和生活困難的情況,她們自己也承認是為了錢下海當應召女郎。如果時間可以像積木一樣,拿來重新組合,王建煊院長應該不至於被形容為「晉惠帝」。

已經發生的事情,無法重新安排先後次序,但人生中有許多選擇會變來變去的,不過任何選擇,總不能離開上帝心意,當人執意要選擇做不該做的事情,最後的下場總是不好。

在聖經中,葡萄樹常被用來做比喻,用在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,上帝是栽種者,人是被栽種的葡萄樹,蒙福的葡萄樹會結許多果子,大部分正面的比喻,談的是葡萄樹的果子,警告或責備性質的比喻,常用葡萄樹的枝子。

這段聖經有五個問句,我們可以整理成三的重點來看。前兩個問句在第二節:『葡萄樹比別樣樹有甚麼強處?葡萄枝比眾樹枝有甚麼好處?』

葡萄樹雖然稱為「樹」,但在植物學上的分類,它不是樹。植物基本上分為木本植物、草本植物、和藤本植物,葡萄樹是屬於藤本植物,所謂的藤本植物是只需要依附在其他物體上,才會往上長,所以又稱為「攀緣植物」。但在藤本植物中,又可以分為「木質藤本」和「草質藤本」,這個意思就是指,有些藤本植物的莖會木質化,有些還是像草一樣。葡萄樹就是屬於木質藤本的植物。一棵經過管理的葡萄樹,成長許多年以後,靠近地面的莖,看起來和其他木本植物差不多,都有木頭的樣子。不過葡萄樹雖然有少部分像樹木,但它完全不是木本植物。

第二節的兩個問句,叫我們看見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屬於上帝的人,真正的強處和好處是什麼?

我們陪讀班從暑假開始,有大學社工系的學生來實習,他們分攤了不少幫助學生的工作。這學期的實習生快要完成她的實習鐘點數了,最近有一個孩子和她講悄悄話,告訴她說,他是信佛拿香拜拜的非基督徒,他卻來一個基督教的陪讀班,這件事千萬不可以讓牧師和師母知道,否則會被退學。

有許多人批評基督教說,別人都可以接受不一樣的宗教信仰,為什麼基督徒就不能承認別人信仰的神呢?他們認為基督徒是很排他的。這個問題也常常延伸變成對基督徒其他方面的看法,認為基督徒有什麼好處,都只會保留給「自己人」,想要得到教會的好處,就要「假裝」一下,再不然至少也要像那個孩子的做法,不可以讓牧師和師母知道,他是拜佛拿香的。

去年八八風災之後,慈濟在高雄縣的杉林鄉蓋了一個可以容納八百戶的大愛村,住進這個村子的人大部分原住民基督徒,慈濟也在這個村子裡面蓋了教堂,但十字架下面擺的卻是證嚴法師的勸世語,而每個禮拜天主日聚會,也不是牧師在台上講道,而是慈濟的師兄師姐帶領聚會,透過投影機聽證嚴法師開講。

如果我們真的如那個孩子所想的,或像慈濟大愛村的做法,我們要問自己,身為基督徒真正的強處和好處是什麼?

一棵好的葡萄樹是經過管理的,而且要先受到照顧,施肥了、除蟲了,才能結出好果子來。基督徒就像葡萄樹,被上帝管理、從上帝領受恩典,才能夠結出果子,成為別人的祝福。

今天經文中的第三個問句在第三節:『其上可以取木料作甚麼工用、可以取來作釘子掛甚麼器皿麼?』這節裡的「工用」是指製造出來的物件。這個問句的意思是,葡萄樹可以製造成物件,或承受重量的掛勾嗎?物件是大東西,掛器皿的釘子是小東西。這個問句要表達的是,葡萄樹的木料不但不夠大,而且也不夠堅硬,作成大的器具或小到像釘子的東西,都不適合。

當我們把第三節和第二節一起看的時候,會更清楚看到一個人常有的問題,就是會對自己做出不該有的期待。人對自己的期待,常會讓自己期盼成為心目中的偶像那樣,而忽略了自己原本的樣子,和自己該盡的責任。

上上個禮拜,我因為陪讀班的事情非常累,請郭傳道代替我講道,所以那個禮拜的禮拜六,我可以陪兒子去參加躲避球比賽。以前我都以為,躲避球是很簡單的運動,只要會躲和丟得準就可以了。那天我從早上七點和兒子出門,到下午四點回來,全程在比賽的場地看球。看完以後,我才發現躲避球一點也不簡單。那天是台北中正盃的比賽,而且是決賽。林懇的學校只參加一個組別的比賽,隊員從三年級到五年都有,最後得到了全台北市的五年級組冠軍。

他們這隊得到冠軍,所有人都覺得意外。和別的學校球隊比起來,他們這支球隊非常不像樣。開幕式的時候,我發現其他學校球隊都是穿整齊的運動制服,而林懇他們學校的球隊只穿平常的運動服,有的人穿冬天的長袖黃色運動服配淺藍色短褲,有的人穿夏天藍白色的短袖運動服配深藍色長褲,也有短袖短褲,和長袖長褲的組合。別人的球隊不是男子組,就是女子組,但他們的球隊參加比賽的主要是男生(只有五個五年級的,其他是四年級的),卻夾了一個女生(四年級)下場。在他們這一隊裡面,有一個孩子是有情緒問題的,他的媽媽也有跟去,一到那個賽場,這個孩子對著他媽媽大哭大叫要回家,看到自己的球隊比賽贏了一場以後,他又纏著教練讓他下場。教練被他纏得受不了,讓他下場了一次,當這個孩子拿到球以後,不傳給隊友也不攻擊對方,差點被裁判趕出場。

他們沒有比賽的時候,有人在打牌,有人在打球,還有人在打架(因為搶球)。其他球隊不是乖乖的在場邊看別人比賽,就是在做熱身運動。而他們的教練也與眾不同,別的球隊教練在場邊大吼大叫的指導,他們的教練在場邊好像觀眾一樣。

我看了一整天的躲比球賽,到最後他們打決賽冠軍時,明白過來這支球隊會拿冠軍的關鍵,就是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責任是什麼,或者應該說教練早已經按照每個人的特長佈置好了。每一局開場時都是固定的人去搶球,因為他長最高,但每一局都是他第一個被打出場,真正有能力打到對方的人只有兩個,一個在內場一個在外場,然後有兩三個在內場很會接球的人,其他一半隊員只要會躲就可以了。

葡萄樹看起來有木頭的樣子,但葡萄樹想要被做成櫃子或掛東西的架子,都是不適合的。我們看到別人的外表、工作、成就比我們好的時候,多少會有像別人那樣的期待,不過很多時候,我們的期待和上帝對我們的計畫不一樣時,又很堅持去追求不屬於也不適合我們的事情時,我們就會被「趕出場」。我們應當問自己,自己想做的事或想成為的樣子,是不是上帝的心意,上帝最了解我們,當祂把我們放在某一個可以得心應手的位置上時,要接納自己,忠心在自己的位置上。

最後一個要看的問題是,第4-5節的兩個問句:『看哪、已經拋在火中當作柴燒、火既燒了兩頭、中間也被燒了、還有益於工用麼?完全的時候尚且不合乎甚麼工用、何歲Q火燒壞、還能合乎甚麼工用麼?』

這兩節經文的意思很清楚,原本不適合當木材使用的葡萄樹,已經燒過了,就更沒有用處了。葡萄樹的枝子被剪下來以後,如果嫁接到別的葡萄樹上,還是一樣可以結出果子來,但被火燒過,什麼用處就都沒了。

前幾天有一則新聞報導,宜蘭一個專科學校,有一個班級裡的百分之七十學生都在睡覺,其他沒睡的不是在打電動玩具,就是在看漫畫。只有非常少的學生在聽老師講課。在報導中,這個老師說他只管教學,至於學生能不能吸收,這部分他無法控管。在報導中也提到其他大學老師的看法,其實現在的學生問題很大,不能全怪老師,有些學生要管教,很可能會被打。去年洪蘭教授,批評台大醫學院的學生上課啃雞腿、睡覺,還得到不少支持,但宜蘭這個專科學要的情況被報導出來以後,那個老師馬上被解聘了。這其中的差別在哪裡?差別在那個老師,選擇讓自己成為沒有作用的老師。也許他很害怕管了學生以後被打,但至少可以努力調整自己的教學內容,減少一些打瞌睡的學生。

你們知道我最怕什麼嗎?我最怕下地獄。有一個故事這樣說,有兩個人離開世界到了天堂門口,把守天堂門口的彼得告訴其中一個人說,你可以進天堂來,然後對另一個人說,你要下地獄去。這兩個人都搞糊塗了,因為可以進天堂的那個人並不信耶穌,而要下地獄的那個人是牧師。那個可以進天堂的人是遊覽車司機,他問彼得為什麼他可以進天堂?彼得對他說,因為你在工作的時候,坐你車子的人都在禱告,你幫助人更親近上帝了。那個牧師也問,我服事上帝一輩子,為什麼要下地獄?彼得告訴他,因為你講道的時候,大家都在打瞌睡,你讓人不想親近上帝。

雖然這是一個笑話,但我用這個來提醒我自己,要好好盡我的責任。每一次我沒預備好講章的時候,上台五分鐘後就知道了。今天是我今年最後一次講道,這篇講章不單單是對您們講的,也是對我自己的提醒。

我們從上帝領受恩典,也接受管理,為的是叫別人得祝福;
要按著上帝對我們個人的心意盡責,不要去追求不屬於我們的東西;
不要讓我們的生命成為無用的。

 
作者來自/111.248.54.221

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回公佈欄


回首頁

 


── 本公佈欄程式由信望愛資訊中心與高雄醫學大學電算中心共同開發 ──

信望愛全球資訊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