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安堂講台、靈修信息

標題/20110501大安堂主日證道    編號/451    公布時間/Sat May 14 18:57:31 2011
作者eli    作者網址http://
 

『牧人的位份與責任』

以西結書34:1-16

春秋時代有許多有名的政治家,其中一位所寫的文章,一直被放在大學國文選的前面位置,幾乎所有的大專生,都讀過這篇文章。這個政治家叫管仲,這篇文章叫「牧民」,也許大部分的人已經沒多少印象了,但以講到「禮義廉恥」沒有人不知道,我記得讀小學和國中時,學校的校訓都是這四個字,好像那個年代所有的學校的校訓都是統一這四個字。

「牧民」包含五章,其中直接談到為政者牧養老百姓的,是第三章的「四順」,所謂的四順就是要去順著老百姓的欲望,讓他們得到滿足,管仲說:「老百姓不喜歡憂傷勞苦,就使他們安樂;老百姓不喜歡貧窮卑賤,就使他們富貴;老百姓害怕危險,就使他們安全生存;老百姓害怕後代滅絕,就讓他們生養子孫。」

管仲是齊國宰相,在他治理之下推行他的「牧民」政治思想,齊國果然成為春秋時代列國中最富強的國家,在春秋五霸中排在第一。管仲非常重視商業,他在齊國首都淄博設立了七個國際貿易市場,為了吸引外來商人,他還開設了七百處「女閭」,「女閭」也就是妓院,在這些「女閭」提供歌舞服務和性服務,因為這個行業的發達,連帶著齊國的音樂在當時很有名,孔子曾經說過,他聽了齊國的音樂後,三個月之內吃肉都不覺得有味道(「三月不知肉味」)。管仲做這一件事,用今天的眼光看,似乎和他所主張「禮義廉恥」的「恥」有所衝突,但在那個時代的女權似乎不存在,有不少女人,只是齊國發展經濟的工具。

聖經中最開始把「牧養」這個詞,不用在牛羊而用來指人,是在民數記27章16-17節,當摩西知道自己快要離開世界時,他向上帝說:『願耶和華萬人之靈的 神、立一個人治理會眾。可以在他們面前出入、也可以引導他們、免得耶和華的會眾如同沒有牧人的羊韝@般。』「牧人」同一個字也翻譯為「牧養」。舊約時代把治理百姓的人比喻為「牧人」,和今天教會「牧者」、「牧師」的意義不一樣。

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曠野,一般觀念都認為摩西是以色列人的領袖,但實際上,摩西是在屬靈方面的領導,在行政上摩西是做不來的,所以他後來聽岳父的建議,設立了千夫長、百夫長、五十夫長的行政領導架構,摩西不是管理方面的領袖。以色列人的王是耶和華,其他的人是耶和華的僕人;都是服事祂的,也是服事眾人的。以色列人的信仰實際上,也是一種神權政治的觀念,上帝才是他們真正的君王。

當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以後,他們從遊牧生活進入到農業社會,他們有一段轉變的過程,上帝在這個階段興起士師來照管他們。在士師記裡面有句重複的話說:「當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(十七6,廿一25)那些士師無法像摩西那樣帶領以色列人,所以當時非常混亂。以色列人也很想要跟附近的國家一樣有王。到了撒母耳的時候,百姓求撒母耳為他們立王;撒母耳心中很難過,覺得他們真正的態度是不要上帝做他們的王。後來第一個按著百姓心意立的掃羅王跌倒了,他被上帝廢掉。經過一段時間的混亂,掃羅王死掉以後,百姓來找大衞,要他取代掃羅做他們的王,那個時候他們似乎明白了,上帝、君王、和百姓的關係。

撒母耳記下5:1-2說:『以色列眾支派來到希伯崙見大牷B說、我們原是你的骨肉。從前掃羅作我們王的時候、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•耶和華也曾應許你說、你必牧養我的民以色列、作以色列的君。』這是聖經第一次把王權,描寫為上帝牧養百姓的媒介。

我們在後來以色列的歷史中看到,當掌握王權的人偏離了上帝的心意後,以色列分裂為南北兩國,完全離棄上帝的北國先滅亡,與上帝若即若離的南國也積弱不振,國位只比北國長了一百三十多年,後來也被異族消滅了。

我們今天看的這段聖經,就是在南國被消滅後,上帝透過以西結發出的信息。在人看來,一個國家社會的沉淪,可能認為是因為經濟不好、領導能力差的結果,但在上帝的眼中卻不是這樣看,上帝看的是社會中最弱的那一層,他們是如何被對待的。祂責備「以色列的牧人」說:『瘦弱的、你們沒有養壯、有病的、你們沒有醫治、受傷的、你們沒有纏裹、被逐的、你們沒有領回、失喪的、你們沒有尋找•』

我們可以把以色列民族失敗的歷史經驗,應用在今天的教會。這是我們讀舊約的目的。先知得到上帝的啟示,責備那些牧人,那些君王領袖們;他們沒有真正尊耶和華為王的態度,是從自私、不關懷別人,顯示出來的。

我想分享一些上禮拜去上海的情況。和十多年前比較起來,我第一次去大陸最常聽到的是「好便宜」,不只是從外面去的人這樣說,連大陸自己人也這麼說,在那裡的東西「好便宜」。但這一次最常聽到的是「好貴」,什麼都變「好貴」了,買房子好貴、租房子好貴、食物好貴、連衛生紙也在半年之間,貴了百分之五十。但我注意到一個現象,在那個什麼都變「好貴」的社會裡,滿街的汽車一大堆是歐洲進口的,滿街高級餐廳都是客滿的。據我從住在那裡的人聽到的,不只上海是這個樣子,現在整個中國的都市也都是這樣,看起來有越來越多的有錢人,但相對的,許多沒有錢的人生活越來越困難了。

很多在上海當「阿姨」和作基層工作的人,只能住在離市區非常遠的地方,她們每天要騎腳踏車一兩個小時來上班,住在一種三、四坪大的房間中,這種住處大部分都放著二到三組的三層床,個人空間就是用一塊布廉子和別人隔開,只有公共的廁所可用。這些人有一個外號,叫做「蟻族」,他們的數量非常大,卻擠在一起。

那兩天也聽到那裡的人談到「茉莉花」的運動,還有上海碼頭大規模的罷工,這些問題正在擴散中,他們雖然沒有看到實際的情況,但每天晚上看到街頭上的公安越來越多,讓他們感到非常不安。

這次受洗的十個人中,有兩個「阿姨」(前年聖誕節的洗禮,也是有兩個)。他們作見證的共同點就是,在他們工作的家庭中,信耶穌的主人善待他們,在他們困難的時候在實質上幫助他們,改變了他們從小受到的無神論和社會主義觀念,原來階級之間不是只有鬥爭,還是可以存在很多恩慈和關懷的。

當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時候,也是許多人需要「牧養」的時機,中國大陸的貧富差距非常明顯,台灣的差距也一年比一年加大。上帝要呼召基督徒在這樣的時刻成為「牧人」,願我們的眼睛,可以看見周圍瘦弱的、有病的、受傷的、被逐的、失喪的,然後被上帝使用,去尋找、領回、纏裹、和醫治。

 
作者來自/218.166.125.20

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回公佈欄


回首頁

 


── 本公佈欄程式由信望愛資訊中心與高雄醫學大學電算中心共同開發 ──

信望愛全球資訊網